游客,您好!欢迎来到96909家政服务网络中心.登录|注册会员| 商户登录 |注册商户
当前位置:首页>办事指南>教育求学
  • 教育求学
  • 黄玉峰 复旦附中语文特级教师
      摆在我们面前的这三篇文章是2012年上海高考语文卷的高分作文。对它们进行细读、点评,不是要为考生提炼所谓的“高分秘籍”,而是希望从中找到一些共性,指出一条正道。这三位考生的成功再次证明,作文能力只能从阅读中学来,不可能在题海中获得。
      摆在我们面前的这三篇文章都是临场之作。这几位考生,皆是考场上的成功者,也将成为无数后来者研究模仿的对象。它们再次证明,作文的成效在读书!
      对于考试,师生们总希望有什么“金科玉律”提炼一个“成功指南”。只是这样的“研究”虽年年在做,却从未听说哪一个考生是读了高考作文“成功指南”而成功的。事后诸葛亮式的总结分析总是容易的,但要按这“经验”复制出好文章就难了。以前“雄霸”作文教学的所谓“总分总”模式早已面临危机;一度独领考场风骚的“秋雨体”更显得空洞苍白、无病呻吟,而成了明日黄花。请看这三篇高分作文,哪一篇是这种风格?正如清人赵翼所写:“满眼生机转化钧,天工人巧日争新。预支五百年新意,到了千年又觉陈”。面对变化,强者看到的是自由挥洒的天地,弱者却苦于无所适从。那追赶潮流的,总是会被潮流甩在后面。


      那么,考生怎样才能在日新月异的形势变化中不晕头转向呢?其实,答案就是今年的作文题――要珍惜自己心中的“微光”。只要踏踏实实按照下述的方法学习,不去随波逐流,花个数年的功夫,便敌得过“预支五百年新意”,永不枯竭。
      来看看这几篇文章共同点是什么?看得出来,这几位考生都是读书多,读书熟,课内课外,古往今来,都有涉猎,而且善于运用,举重若轻。这种能力,只能从读书中学来,不可能在题海中获得,依赖教辅不行,靠夸夸其谈蒙混过去也不行。
      林语堂说,国文好的学生,多半是在课桌下偷偷看课外书看出来的,此言得之。素日读萨特、黑塞、毛姆、爱默生的学生,和整天折腾“这句话体现了什么思想感情”、“这个字好在哪里,换成那个字行不行?”的学生,在试场上乃至在将来漫长人生道路上的较量,都会是悬殊的。
      明朝何景明抨击科举考试的弊端,说道:“分章截句,属题比类,纂摘简略,剽窃程式,传之口耳,安察心臆,叛圣弃古,以会有司。其卑而可羞者,未有过焉者也!”意思是说,那些人只知道拿着教条死背,划分段落大意,总结做题规律,读着缩水名著,抄袭他人套路,一心一意揣摩出题人的心思,背叛圣人和真理去迎合当权者,真是丢脸丢到家了!“文章千古事”,明朝士子的悲哀和我们今天孩子们的苦恼,何其相似!
      所以,虽然我们是在谈应试,但我的观点始终不变:要以素质来对应试。做习题不是做得越多越好,恶补更无必要。有简单重复的时间,不如读一点书,用自己的思考来代替为揣摩他人答案的“思考题”。
      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。有所闻,必然有所思。成功的学生还有一个特点,就是善于把读的内容与题目结合起来。这里确实有个技巧问题。破题有哪几种形式?怎么尽快把“微光”落到实处?谋篇布局有什么章法?哪个详写,哪个略写?末了处又要怎样结出一个“豹尾”?这些技巧的学习,也需从读书思考练写中得来。名篇佳作既带给人美的享受,也给模仿学习者最好的版本。林黛玉教香菱学诗,起先要背熟一百首杜诗,再背一百首王维,说是教,还是“读”的部分占大头。在读书的时候,只要稍加注意,吸取里面的技巧,不难“偷师”到一些好东西。我教郁达夫的《故都的秋》,就告诉学生,这是一篇大才子的“急就章”,是在他和妻子蜜月旅行时,被编辑催文“坐索”,仓促中写成。这样的文章,为了求快,必然用了很多技巧,但是人家用得圆熟漂亮。于是在我的建议下,学生们模仿《故都的秋》写成了一篇散文后,纷纷表示:只要有内容,这种文章也不难写。

  • 发布时间:2013/7/26 11:56:03
合作伙伴